天然转基因食物你食用了吗

0

说到番薯,大家一定不会感到陌生。在我国的不同地区,它还有红薯、甘薯、红苕、地瓜等不同名称,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这也难怪,我国是世界番薯产量第一大国,每年生产的产量高达1.2亿吨,占到全世界总产量的80%左右。

由番薯的“番”字可以看出,它却并非我国原产。番薯的原产地在遥远的大洋彼岸——美洲中南部。直到15-16世纪地理大发现时代,西班牙殖民者才第一次将番薯带出美洲。而到距今400多年的明朝时期,它才通过东南亚地区传入我国。

番薯除了能直接烤、煮、蒸食外,还能被加工为多种类型的食品,比如粉条和粉丝。此外,还有大量的番薯被用作饲料饲喂牲畜。但你知道吗,稀松平常的番薯居然是转基因作物。百万年前,人类还未走出非洲时,番薯已经被天然地转基因了。

番薯基因组中的“细菌DNA”片段

2015年,比利时科学家首次发现了番薯中的T-DNA片段,首次证实番薯被天然地转基因了。2017年8月,上海辰山植物园和中国科学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联合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分子遗传研究所和分子植物生理研究所的科研团队,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Nature Plants》上共同发表了揭示番薯起源的重要论文。该研究发现,大约一百万年前,番薯基因组就被农杆菌转基因,插入了一段该细菌DNA。而现代转基因技术正是模拟利用了这一过程。

番茄DNA片段

农杆菌——基因转移的好手

那么,农杆菌的DNA片段为何会进入番薯的基因组?这还得从农杆菌的特性说起。

虽然农杆菌在土壤中广泛存在,但它更喜欢寄生在植物组织内部。相关实验证明,农杆菌体内含有一个巨大的、独立于细菌本身基因组的环状DNA。当农杆菌侵染植物后,这段DNA序列就能被转移到植物细胞内,并整合到植物基因组中。

我们现在广泛种植的番薯,相对于它们的野生近亲,都可以被视为经过了基因改造。只不过这一过程没有借助人手,而是由农杆菌和番薯间的相互作用自发完成的。

天然转基因是生物进化的常规手段,人类的转基因技术是向自然学习的结果。人类利用转基因技术对栽培作物实施的基因改造,与自然界已经进行和正在进行的基因改造,其实本质上有着类似的过程和效果:它们都是通过筛选,选择出产生了特定性状的、基因发生了变化的个体,使其能够更加适应环境。这一最新发现,或许能让人们更理性地思考和认识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

 

Comments are closed.